业界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档案动态 > 业界动态 > » 详细信息

市文化部门对滁城大街小巷历史建筑进行勘察

  从滁城文德街与东大街交汇的路口往东走,这儿就是遵阳街,滁城人也称其为“老东关”。这儿曾有商贾聚集的富贵,也曾演出抗击日寇的剧烈,还有盛极一时的世家大院……这条老街,杂陈着城市的悲欢离合,蕴藏着旧日的物、事、人,还有那一去不复返的年代。
  
  本年上半年,作为市政府许诺为民办的实事之一——滁城遵阳街棚户区征迁改造工程全面摆开序幕。日前,市文广新局文物管理科和市文物所的工作人员对这条老街上的修建进行了了解勘测,并向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关于遵阳街改造保存维护前史文明街区和前史修建的请示》。
  
  寻一段老街回忆,留一份城市情怀。津浦铁路老滁县站、遵阳街侵华日军铁路宾馆、朱家小楼、胡家大楼、余家五进老宅……记者整理发现,一栋栋老修建承载着滁人对消逝年月的回忆,虽静默无言,却似在叙述着“老东关”的古往今来,寄托着人们对老街重生的夸姣等待。
  
  看望老街曩昔:
  
  寻一段古往今来
  
  韶光深处,年月静好。现在的滁城,相貌一日千里,惟有气质古拙的“老东关”顶风傲霜,凝聚着一代又一代滁城人的“乡愁”,铭记在人们心间。
  
  你知道吗,遵阳街,这个滁城人口中亲热称号多年的“老东关”,它是人们为留念一位古人而命名,这人就是明代中期的大哲学家、思想家——王阳明。明武宗正德八年(1513年)10月,42岁的王阳明赴滁州任太仆寺少卿。公事之外,空闲之余,王阳明以琅琊山的广袤六合为讲堂,广收弟子,开堂讲学,慕名而来的生徒,敏捷攀升至数百人。在滁任职半年多时刻里,王阳明教学其“致良知”学说,着重知行合一,对立朱熹的“理学”。他的讲学不只使滁州文明提高,并且还教化民众,纯粹风俗,使滁州成为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门庭若市、商贾聚集的商业重镇,一度蜚声全国。
  
  明清以来,在王阳明讲学的丰乐亭畔、阳明祠下,前来凭吊和追念的文人学者如织,亦留下许多诗歌,“门生有情需化雨,江山无语证良知”。滁城民众为留念这位巨大的古代哲学家、思想家,便将东关街改名“遵阳街”。
  
  现在的遵阳街自下水关至五拱桥,民国时期这一区域为阳明镇。跟着津浦铁路的建造注册,和1909年津浦铁路“滁县站”始建,作为南京至蚌埠之间的仅有大站,滁县站及其地点的这条商业街成为皖东人流、货流的集散地,随之鼓起的商业行当更是琳琅满目,粮食行、木器店、瓷器店、手艺卷烟店等,各式时新货品完全,南来北往的商贾聚集,遵阳街成为滁城最富贵的地带。窄窄的街巷,驼背的五拱桥,现在穿行在街巷间,似乎还能感受到这个城市前史的生命线。
  
  期盼老街重生:
  
  建一个 宜居家乡
  
  年月行走一程,老街的凄凉也增加一分。城市开展的脚步不断向前,现在的遵阳街像一位年事已高的白叟,被忘记在了年月的旮旯。近年来,跟着滁城快速开展,城市的骨架不断延伸,城南、城东,一处处新城兴起,偏安一隅的遵阳街难逃破落冷清的命运,年轻人搬出去了,商铺超市关门了,失去了往日的门庭若市和人山人海。直至今天,老街上依然不通天然气,大部分民居里没有卫生间,居民们过得仍是生火烧饭的日子。
  
  如果说老街合适怀旧,那么新城无疑更适宜日子。作为市政府许诺为民办的实事之一,这两年滁城棚户区改造大幕全面摆开,越来越多的人住进了宽阔亮堂、装饰精巧的楼房小区,寓居环境和日子水平得到了显着改进。据介绍,本年上半年,遵阳街棚户区改造全面发动,两个月不到的时刻就有约七成的老街居民签订了征迁安顿协议书并连续搬家。
  
  一条老街,数载更迭,遵阳街像一帧黑白照片,会永久定格在滁城人的回忆中。采访中,持久寓居于此的人们对搬家仍有不舍,但言语中更多了一份对重日子的等待,期盼着搬进新的小区,期盼着夸姣的日子,也期盼着通过改造后的老街能迎来重生。
  
  遇见老街形象:
  
  留一份温暖情怀
  
  古城的每一景都是前史的一篇好文章。日前,为了遵阳街征迁改造后既能维护好前史修建、康复好前史遗存,又能提高功用、完善配套、激起生机,市文广新局安排相关人员及专家对老街上的前史修建进行了详尽的了解勘测。
  
  据专家主张,老街上尽量保存的修建共4处,分别为朱家小楼、津浦铁路老滁县站、津浦铁路老滁县站货场、遵阳街侵华日军铁路宾馆(或名遵阳街侵华日军日子小楼及机房方位、遵阳街侵华日军办公大楼)。主张保存的修建有12处,包含胡家大楼、胡家大院西侧遵阳街61、63、65、67号老屋、胡家大院东侧李家三进老宅、归纳商铺及东关门诊部、桥内饭馆、桥内澡堂、遵阳街212号四进巷道及两边老宅、百货大楼、余家五进老宅。这些修建或是承载着老城区的城市文脉和前史印记,折射那里曾有的富贵和文明,或是具有浓郁的风俗特征,有必定的特征和代表性,能够作为风俗景点打造。
  
  穿过曲折的冷巷,走在遵阳街上,这儿虽已难觅旧日的富贵,但一栋栋历尽沧桑、具有浓郁风情的修建物似仍在诉说着过往的风华。初入老街街头,一座砖木结构的小楼便映进眼皮,高高翘起的檐角,青砖黛瓦的四壁,颇有一份精神抖擞之味,似在向世人展现它可曾显赫一时,“这就是胡家大楼,听说有一百多年的前史呢!”邻人骄傲地向记者介绍着。沿着冷巷深化,窄窄的巷落似乎几步就能走到头,可止境处却发现它有着美丽的曲折,一转又有一爿老宅映入视野。老街里,左邻右舍共用着小院,小商铺和民居错杂;夏天黄昏,摆张桌子在家门口吃饭,小孩在嬉闹,白叟在闲谈,处处一片闲适安定。走在这条老街,似乎是对情面的温习、对日子的发现,对过往的追念……
  
  文物专家介绍说,咱们寻找一条老街,寻访那些老修建,期望能在这些碎片中组合那些逝去的往昔,让这些老修建不至于消失在前史的尘土里,当下一代问起时,咱们还能道出这个城市从前的点滴,为这个城市保存一份“温暖的情怀”。
珍档赏鉴 网上商城 声像资料 信息公开